香港早晨



在酒店房間隔離期間,每天都很期待早上的外賣早餐,有時候凌晨三、四點還沒睡,就會等到六、七點有餐廳開門,吃完早餐才睡覺。最常幫襯茶餐廳的港式早餐,通粉或米粉配一杯熱飲,偶爾也會買粥麵店的栗米粥配腸粉。不是覺得港式早餐味道特別好,追求的,或許就只是一種感覺。


鮮茄湯或羅宋湯通粉是我的最愛,其次是火腿仿鮑片通粉、雪菜肉絲米粉;沙爹牛麵和五香肉丁米都很喜歡,但實在邪惡。近年,我亦開始鍾情正宗波蘿油,那是香港獨有的味道,焦香薄脆的酥皮、鬆軟適中的麵包、滑而不膩的鮮牛油,一口咬下,層次分明。但切記,千萬不要去想它的卡路里!牛油孖上最是美味!


整份早餐的靈魂,在我,絕對是一杯色香味俱備的熱奶茶。有幸見識過大師傅沖茶,看得我心裡連番驚嘆,那根本就是一門藝術。但遺憾,近年已甚少喝到水準之作。偶爾還是會喝上一杯鴛鴦,但我不太懂得品評,畢竟好的差的也是香港獨有。


某年,我在台灣演講,有讀者分享在香港茶餐廳的不愉快經驗,表示服務態度其差,奶茶放下時超大聲碰撞玻璃,而且有三分一杯撒在杯碟上!台下有人點頭認同。這讓我想起某次在日本光顧香港人開的茶餐廳,貼近香港的裝潢、味道很對、服務很好,卻總感覺那裡出錯。下意識低頭凝視手中的奶茶,那乾淨如新的茶杯碟讓我終於找到答案。在日本文化下的港式茶餐廳實在太盡善盡美,食物、衛生、服務都是一絲不苟,但真實的香港茶餐廳卻從來都是缺陷美!


記得曾有貼文說光顧「澳牛」時,哥仔忽然和你微笑、沒講粗口,很不習慣!我十分認同。「澳牛」的食物未必出眾驚人,卻某程度代表了一部份很地道的香港文化 ——節奏快而有效率!講粗口不一定是壞人!不笑不代表我沒有禮貌!有時候,太公式化的服務也會令人煩厭、覺得很假。至少,如果「澳牛」哥仔和我微笑,那肯定是真心的!


我還在尋找令人一試難忘的港式早餐,但亦不敢抱太大期待。已變的東西實在太多,又豈止是一份原味道?我所鍾情的,大概是舊日情懷多於味蕾的觸動,企圖在一份早餐的時間裡,尋回那曾經美好的集體回憶。